资讯中心The latest activities

当前位置 :主页 > 防护服 >
将耕地表面上的土挖走半米就能见到砂石
* 来源 :http://www.sxxinfuqudpf.org.cn * 发表时间 : 2020-06-16 01:01 * 浏览 :

防护林耕地均被毁

11月9日下午,在村主任付连义家门口,停放着两辆车,一辆为黑色的宝马x6(宝马官网报价106.3万元人民币),一辆为白色的奥迪q5。

据村民胡先生介绍,砂场有时会昼夜施工,二十多辆大型卡车排队等候,夜里会开动五六辆挖土机一起施工,砂场内灯火通明。11月10日夜间,记者多次到现场查看发现,砂场内并没有大规模地挖砂作业。现场一片漆黑,只有一辆挖土机在黑暗的河道内不停地将砂石挖出,倒进停在旁边的卡车里,然后再运到河堤北岸的砂场内,堆在五六辆碎石机的旁边。砂场内办公室一直亮着灯,不断有大型卡车从砂场内进进出出,但所有进出车辆都将车灯关闭,沿着砂石路缓慢地行驶。

金海湖镇是平谷区旅游大镇,前往金海湖和京东大溶洞旅游区的游客络绎不绝,胡庄村泃河桥位于著名景点金海湖的上游。泃河桥南北两边种植着大片的桃林,每年夏天也是游客观赏桃花的重要景点。据村民介绍,平日里泃河桥上过往车辆较少,主要是胡庄村村民和一些卡车经过此地,在此桥下经营砂场也不容易引起人们的注意。

村主任出入驾豪车

记者在泃河桥上看到,河道中一辆挖土机正在挖采砂石。挖土机旁边停放了一辆卡车,挖土机将砂石挖掘出来,倒进卡车车厢里,卡车再将砂石倒进河堤北面的深坑中,堆成了七八个大石堆。石堆旁边停放着五六辆碎石机,在距离碎石机三四百米的地方堆积着一堆碎好的细砂。据村民介绍,平时每天五六辆碎石机一起开动,在马路上都可以听到声音。记者随后试图进入砂场,遭到砂场的工作人员驱赶。

父子二人说法不一

多名村民向记者证实,黑色的宝马x6为村主任付连义的座驾,奥迪则是其家人所开。一名村里的村干部告诉记者,村主任一个月的工资一般为五六千元,付连义的两个儿子在砂场帮忙,其女儿则是在一个机关上班。

据了解,该砂场最先由村民胡志杰经营,但是当时出砂量并不大,也没有太严重的砍伐防护林和强占耕地的情况。胡志杰介绍,2007年付连义担任村主任以后,有人到砂场闹事,胡志杰将人打伤,不得不将砂场转手给了现在的老板,“每年给我五六万块钱,我也什么都不管”。

11月9日上午,记者在泃河桥上看到,该路段偶尔有一辆轿车经过,却不断有装砂石的卡车来来往往。泃河桥的北面200米远的地方,铺设了一条铲平的简易砂石路,砂石路一直向西延伸了1000多米到达一个深坑之中。坑内就是村民提到的砂场,砂场中堆积着大大小小的数十个砂石堆,有些是刚挖出三四十厘米大小的石块,堆成一两米高的石堆。有些是碎好的细砂,小堆小堆地存放在砂坑的南面,在砂坑的西北角堆积着一个长宽近百米的细砂堆。平均五六分钟就会有一辆大型卡车从公路上开进砂场,开到细砂堆前,装满石子后再运出。

村主任被举报盗挖

本版文字京华时报记者聂辉本版图片京华时报记者赵思衡

河道仍在继续开挖

据村民胡先生反映,2007年6月,付连义担任胡庄村村主任以后,将村内的水电私自接到了村南泃河桥附近的河堤上,并将挖砂和碎石设备等运到了河堤北岸。砍伐河道防护林,强占居民河套耕地,连续6年昼夜施工盗采砂石,谋取私利,将河堤外挖成了一个六七百亩的大坑。目前该村主任已经连任三届,家中4辆豪车,价值200多万。十几天前曾有工作队到金海湖镇查处违法砂石场,却未能将该村的违法盗砂行为清除。

平谷区金海湖镇胡庄村南泃河桥西面,从2007年春天开始,河西岸的防护林成片地倒下,部分村民的耕地也开始被挖掘。有村民近日向记者举报称,“这些都是胡庄村村主任付连义干的”,其将防护林和耕地挖掘后,将土、砂石卖掉,几年的挖掘,让原本的护堤变成了六七百亩的砂石坑。昨天,村主任付连义确认砂场属于自己所有,他的儿子负责砂场具体的运营和管理工作。

据村民介绍,北堤防护林外面原来还有一部分耕地,村民每年在上面耕种一些玉米和小麦,“都是肥沃的河套地,每年一亩小麦能收近千斤”。后来砂场的负责人给村民两三千块钱把地收购了,将耕地表面上的土挖走半米就能见到砂石。“土也能卖钱,建筑工地都需要,当时都被砂场的人拉走了”。

□追访

记者采访时挖掘机正在作业。

记者先是以买家的身份联系了付连义的大儿子付波涛,他目前负责砂场的经营和管理。付波涛称,砂场目前仍在运营,细砂45元一吨,暂时没有石子出售,但是如果客户需要,他可以帮助客户联系到货源。如果需要砂场负责将细砂送到客户处,需要根据具体距离由客户承担运费。

昨天下午,胡庄村村主任付连义向记者证实,砂场确实属于他所有。但随后他称,砂场半年前就已经停工,目前他正在负责河道治理,砂场只剩下一点砂石留作自己用,并不出售。当记者提及砂场是否办有相关手续时,付连义含糊其辞称正在有事,将电话挂断。随后记者再次拨通付连义电话确认具体信息时,付连义称自己在外地,两三天之后回来会给相应的答复。

胡先生称,2007年春天,村主任将水电接入到砂场,为了挖砂,就将大面积的防护林砍倒了,“刺槐和柏树都有碗口粗”,大片大片的树林被砍倒以后,河堤北岸只剩下光秃秃的一片石子地。越来越多的挖土车将砂石挖出来以后,原来的防护林就变成了现在的深坑。记者走进坑内发现,现在的砂场至少有30米深,装砂石的货车停在坑中很难从马路上看到。

昨晚,付连义的儿子付波涛向记者介绍,砂场并没有办理相关手续,但是好几年前就已经将砂场关闭,只剩下一部分砂石留作自己家盖房子使用。对于家门前的两辆高档轿车,付波涛表示,家里以前承包了金海湖水面进行渔业生产,四五年前将项目出售,获得了2000多万的资金。

据胡先生回忆,泃河的两岸修河道时种植了近百米宽的防护林,主要是一些生长能力比较强的刺槐和柏树。每年夏天,刺槐树上开满雪白的槐花,走在泃河桥上都能闻到扑鼻的香气。目前,泃河桥东面一公里远的地方还保留着原来种植的防护林,防护林用铁丝网进行了围挡,禁止行人和车辆进入防护林中。付连义为了挖取砂石谋取私利,泃河桥西面的防护林已经全部被砍伐,原来的防护林处被挖成了五十多米深的大坑,“一旦刮起大风,河堤北岸沙土漫天”。

据一位卡车司机介绍,“小车一车能装11吨左右,一天能拉五六车,按照路途远近收送取送货费用,一天也就能挣四五百块钱”。该砂场的砂石主要运往金海湖镇附近的工地,有时也需要送到天津蓟县。

下一篇:没有了